皮皮夏 发表于 2017-12-13
作者:余月河
字数:678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三章、醉乡

  「这便是你的真面目?」

  颜沁月怔怔地看着青衣人,脸上写满了惊讶。

  她心中的确很震惊,因为隐藏在那副黑色面具之下的,是一张几乎可以称之
为完美的脸。

  完美到脸庞五官无论哪个增减一分,好似都能让人觉得有些缺憾,完美到语
言都难以形容,似乎世间无论哪个女子一眼看下去都会沉醉的一张脸。

  这张脸太过优雅精致,以致于会让人有种不真实的感觉,仿佛是世间最灵巧
的工匠预先计算好长与宽,五官的比例,然后再用世间最珍贵的水晶精心雕琢而
成。

  「明明是一张男人的脸,可是与她这个女人相比,似乎也不妨多让」

  颜沁月甚至有些心生嫉妒出来。

  青衣人的嘴角弯出一道弧度来,这优雅的一笑似乎让周围的空气都变得温暖
了不少,他对颜沁月惊诧的表现颇有些得意,于是笑着道:「何为真?何为假?
千面探花郎有一千幅面孔,独独没有一幅叫作真面容」

  说罢,他右手在脸前突兀一抹,那张直让美人嫉妒的容颜倏然消失不见了,
取而代之的则是一张五官扭曲,长满麻子的极丑极丑的脸。

  「啊?」

  眼见此景,颜沁月又是一声惊呼。

  「若我说这便是我的本来面目,姑娘是非会心生厌恶呢?还是会像刚才一样
变有些痴傻?」

  青衣人那张丑脸上挂着笑,直视着颜沁月的眼睛,似乎想要一眼把她看穿似
的。

  这张脸虽说带着笑,可因为太丑的原因,实在不比鬼脸好的了多少,果然,
颜沁月视线刚与他交错,便立刻将头垂了下去,避开了他的视线。

  可忽然间,颜沁月又俏皮地抬起头来,眼睛中带着一丝狡黠道:「我才不信
这是你的真面目,你只是变出来用来笑话我的吧」

  「哦?」

  青衣人似乎没料到颜沁月会这样说,抚掌大笑一声「哈哈,小姐真聪明」

  这时,青衣人像是突然察觉到了什么,敛起笑意「小姐,我要赶紧走了,你
府上的侍卫们已经快要到了,有缘咱们便下次再见吧」

  话音未落,那青衣人便转过身去,似乎一刻也不想多停,蓦然提起身形,腾
空而起,脚踩着屋檐上的青瓦向远处跃去,只留下一道潇洒至极的影子。

  「真是个怪人」

  颜沁月看着他远去的背影暗自低语一声,嘴角犹有一抹浅笑。

  ……黄昏时,林慕牵着黑马穿过北洛城高大的城门,来到繁华的主街上。

  北洛城乃是青州府治所在,位于青齐两州交界之处,历朝历代皆是商人齐聚,
贸易往来的中心,此处人杰地灵,国朝初立之时便将其设为天下九镇之一,如今
正值盛世,北洛城繁华更盛往昔。

  此时虽是黄昏,但因年关将近,主街之上依旧是人声鼎沸,车水马龙。

  林慕站在路口直目望去,只见这长街一眼看不到尽头,黑压压的人群把视野
挤得满满的,唯一醒目的是道路两侧支着的一排高高的竹竿,那些竹竿一直连绵
到路的尽头,每个竹竿上都挑挂有一个大红灯笼,在暗淡的暮色下发出明亮的红
光,远远看去,这些数不清的红灯笼汇聚成一条红色的游龙,把北洛城的上空都
染成了绯红色,而在街道路旁,则有一家家灯火通明的商铺茶馆酒楼,游人如织
穿行其间,竟丝毫不比向来繁华的江南之地差的了半分。

  置身于这川流不息的人群间,林慕心中颇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想到不过数
日前,他才刚经历过一番生离死别,满腔的仇恨仍郁结在心间未曾散去,还有这
几日,在荒野中独自赶路,忍受着冷风和饥饿,其中之艰辛滋味更是难与人言。

  谁知转眼间,便来到这熙熙攘攘的花花世界,看到一张张洋溢着简单幸福的
笑脸,他忽的想起了横死在仇人之手的师父和那灰烬中的颜姑娘,心头瞬间变得
苦涩无比。

  这芸芸众生间,一人之生死,想来不过如那沧海一粟,逝去了无痕,而尘世
江湖里,说书人口中的温情与诗意想来不过是最微末的一部分,大部分时间里,
江湖总是充斥着鲜血与诡计。

  那些因鲜血与诡计而死在江湖中的人,也只有身边最亲近之人,能为之流下
几滴薄泪,怀上三分戚意,而其他人不过是冷漠的听故事的看客罢了。

  只是可怜那孤身一人的颜姑娘,只有他这素昧平生的过客为之伤神数日,尔
后,如此美人怕是将彻底归消于尘土,再无人记得。

  真是可悲可叹。

  林慕摇摇头,口中吐出一口浊气出来,他此时身心俱疲,便随意的在路边寻
得了一处酒楼,走了进去。

  这酒楼名为醉乡楼,外表富丽堂皇,门口还有几个抹着淡妆的明丽少女在迎
客,里面也不差半分,装潢颇为典雅,有股文人雅士之风,里头客人不少,林慕
找了处靠窗的位置坐下,唤来小二要了几盘热菜,并上一壶清酒,便自顾自的吃
喝起来。

  耳边猜拳拼酒之声此起彼伏,聒噪不堪,林慕只低着头,一杯一杯的饮着,
恍若未觉。

  喝至半醺,酒入愁肠,不觉已是哀思连连。

  严师如父,林慕对于自己跟随了十几年的师父,自然是感情颇深,何况他这
师父对他也是极为器重,不仅一直以来将他当做谕剑阁的接班人来培养,更是连
自己的女儿也亲口许配于他。

  林慕的父母失踪于十几年前某次阁中任务中,因此自幼对父母无甚印象,心
中早将师父当做是亲生父亲一般,这次去青州赴仇人十年之约,其实两人早知会
有一番凶险,可师父却对此颇不在意,只把此番行程当作磨炼他的手段,可谁想,
在与仇人比试之时,师父竟然一招身殒。

  他在想,那仅仅一剑便杀了师父的黑袍怪人究竟是何人?师父当时只说是十
年前的仇人,其他的却并未明说,他也毫不在意,只因那时他以为师父身为谕剑
阁阁主,武功早已跻身宗师之境,偌大江湖,能击败师父的都是寥寥无几,此人
想必根本不在话下,可谁知…他又想起师父曾说,他那仇人十年前与他武功相当,
两人一番血战后未分胜负,约定十年后再比。

  而这十年来师父明明武功大进,可为何反而连那人一招也敌不过呢?那黑袍
怪人究竟是何方神圣?习得了何种武功?竟能突飞猛进至此呢?他百思不得其解,
那黑袍怪人瞬息一剑斩断师父头颅的一幕在脑海中久久挥之不去。

  一口酒伴着一声叹息,等到心中被失落填满的时候,酒壶也已经空空荡荡了。

  其实,他心底最不愿承认的是,一种愧疚难安的负罪感正充斥着他的全身,
而这种负罪感从他亲眼见到师父身亡的那一瞬间便一直缠绕着他,似乎如影逐行,
不死不休。

  这些愧疚与难安来源于后悔与懦弱,其实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此时他心中
满腔的仇恨与手中一杯一杯的酒中有多少是为了掩饰自己的愧疚与难安。

  他只知道,在师父死于那一剑后,他呆立在原地,没有拔出手中的剑。

  他只记得,黑袍怪人转过头时那阴森的目光,就像是一只饥饿的毒蛇发现了
一只绵弱的猎物,而很不幸,他就是那只猎物,尽管他从年幼时便被称为天之骄
子,未来潜力无穷,可在被那目光扫到的一刻,他觉得自己褪去了身上所有的光
环,他又成了漓城中那一个总被一群人欺负的瘦小孤儿,一个卑微的少年。

  酒杯空了许久,可他还在手中紧紧握着,手指因太过发力的原因变得有些青
白,他低着头,觉得酒楼的灯光未免有些太过刺眼。

  屈服于那人剑下,已经无法面对过去的自己,也不知该如何面对未来的自己,
更重要的是,就连现在的他都已经身不由己。

  他想起黑袍怪人在耳边幽幽的话语,那些语句在此时已经变得模糊不已,可
这模糊的声音竟仿若一只邪恶的巨手正拉着他向黑暗中沉沦,他不知该如何挣扎,
只知道此时大概惟有一种名为信仰的东西还在奋力的拉着他,而在这拉扯间,内
心最深处有一道声音蓦然响起。

  「可是要活下去,不总是要做出妥协吗?」

  是了,这个想法一冒出来,他全身似乎轻松了许多,紧握酒杯的手也渐渐松
了下来。

  「自己不过是在忍辱负重,只要心中的仇恨不息,那么,就一定会有办法」

  摆脱那条毒蛇的办法。

  再抬起头时,酒楼内已空了大半,吃客们只余寥寥,而窗外一轮残月正当半
空,原来不知不觉间,夜色已深。

  也该找个地方住下歇息了,林慕站起身来,想要去柜台处那个矮胖掌柜那结
一下账。

  未想刚动身走了不过几步,肩头处突然被人用手轻轻拍了一下,林慕诧异地
转过头去,目光撞上了一张带着温和笑意的脸。

  脸的主人是个衣着锦服,翩翩公子打扮的俊美男子,他右手半伸在空中,摊
开的手心处躺着一个碧色的戒指。

  「兄台,你的戒指掉了」

  是和笑意一样温和的声音。

  「喔?」

  林慕看了一眼那碧色的戒指,发现正是颜沁雪当初交付给他的那个。

  「多谢兄台提醒」

  林慕从那人手心取回戒指,点头致谢一声。

  「我见兄台衣着谈吐,不像是北地人吧?出门在外,可要多加小心」

  林慕摇摇头「我的确非是北地人,而是从云州而来」

  这男子全身上下似乎散发着一种独特的和煦气质,让人不由得便心生出亲切
之感。

  「那真是巧了!」

  锦衣男子眼神一亮「在下也是云州人士,出门游历至此,未想今日竟遇到同
乡了」

  林慕闻言不由得笑了一声,锦衣男子刚才说话所用的口音乃是云州口音,一
种亲近感油然而生。

  男子立刻热情的拉住林慕「他乡遇故知乃是可喜可贺之事,不如兄台与我畅
饮几杯如何?」

  说着他便拉着林慕走到一张桌子边,俊秀的脸上满是开心的笑容,林慕本想
出言拒绝,可此人太过热情,竟让他有些难以开口,是以,半推半就地便同他一
起坐到椅子上。

  招呼小二拿来两壶上好的清酒,那锦衣男子率先开口「在下叶青,树叶青青
的叶青,家居云州余姚,自小便喜欢四处游历,此番到青州也是为了饱览名山大
川,不知兄台是所为何事?」

  林慕微微一笑「叶兄有礼了,在下林慕,漓城人,这次来青州…」

  说到这里,他像是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停顿了一下,师父的身影此时又浮现
在他脑海中。

  林慕笑容变得有些苦涩「也同是为了游历一番,长长见识」

  叶青见林慕表情变得有些古怪,猜测他可能是有心事,也不追问,而是拿起
酒壶给两人倒上满满一杯,爽朗笑道「我叶青平生最爱结交四海的朋友,林兄年
纪轻轻却一表人才,正是我叶青所钦慕的风采,而且你我互为同乡,便干了这杯
酒,如何?」

  林慕伸手举起那酒杯,仰头而尽,这几日孤身赶路,身旁无人相伴,心中早
已是寂寞不已,如今见到如此热情的同乡,直让他一颗冰冷的心都暖了几分。

  两人便一边饮酒一边交谈,发现天南海北无论哪个话题,似乎彼此间都有一
番共鸣,于是无形间对对方都颇感到有些亲切,只是关于此番青州之行的经历,
林慕闭口不谈,如此不觉间,时间已到了深夜。

  孤月横悬,清冷的月光从窗台洒落到桌面,映照在酒杯中的寒月倒影清晰可
见,叶青看着那弯弯的弧线,似乎心底的记忆都被渐渐勾起。

  他将杯中酒一饮而尽,长叹一口气,此时他俊美的脸上已有多半成了红色,
而且眼神迷离,似乎已经有些醉了。

  「林兄可有心上人」

  林慕当然也有些醉了,可这突兀的一句却让他有些麻木的思维立刻清醒了不
少,他立刻想起了与他青梅竹马相伴长大的阿绣,那是他内心最柔软的一部分,
也是他现在最不愿面对的一个人。

  「我有,是我同门的小师妹,我俩已经相约明年便完婚」

  「哈哈哈,羡慕羡慕,林兄英俊潇洒,想来你那小师妹也必然是貌美无双吧,
到时我定会去漓城给你们送上一份大大的贺礼」

  叶青语带暧昧地笑着,林慕倒是有些不好意思的点了点头。

  阿绣自然是极美极美的,在这一点上,他从不谦虚。

  叶青却笑着笑着突然面色变得伤感起来「实不相瞒,我也有位心上人,她在
心中是世间最动人的所在,可惜…」

  叶青低声摇了摇头,林慕觉得他必是有一段极为伤心的过往,否则也不会在
如此寒夜与一个刚刚结识的朋友聊起内心最隐蔽的心事。

  「凭叶兄之相貌风采,难道也不足以折服她吗?」

  林慕不解的问道,虽然他与叶青相识只有这短短几个时辰,可他自认为以此
人之魅力,无论在哪个场合都必然是最耀眼的存在。

  「我的所有,在她眼中,都不值一提」

  叶青的声音已经变得有些凄楚。

  「天南地北,无论哪个烟花柳巷,歌楼舞厅,我只几句话便能让那些平日里
再高贵冷艳的女子也心甘情愿在床上供我肏弄,可惟有她,像是高不可攀的神女
一般,对我不屑一顾」

  「喔?」

  林慕听到此处,心头颇有些好奇「那女子必然也美得如神女一般咯?否则怎
会让叶兄如此失魂落魄」

  「是了,她的确很美,美到凡人都根本无法想象,美到只有在见到她一眼后
人们才会惊叹出声:世间怎会有如此这般的女子,更难得是,她有一种让人不忍
亵渎的圣洁气质,那种气质会让再自命不凡的人也会心生出自卑来,不知林兄是
否明白?」

  他停顿了一下,观察了一眼林慕,却发现林慕脸上并没有什么特别的表情,
于是叹了一口气又道「哎,说了这么多,恐怕只有等到林兄亲眼所见时才会明白」

  林慕半信半疑地点点头,他实在难以想象世间会有如叶青所言一般的女子,
在他心中,阿绣,和那日客栈所遇到的颜沁雪,便已经是世间无人能比的。

  「罢了罢了,喝酒误事,竟然想起伤心事来惹得气氛不快」

  叶青脸上笑容又起,摆摆手,似乎转眼间便将悲伤忘得一干二净。

  「为了聊表歉意,我带林兄见识一番这酒楼的别样风情如何?」

  叶青将头微微探来,语气神秘道。

  「别样风情?」

  林慕正当疑惑,叶青已一把将他拉起,带着他向酒楼内部走去。

  两人在这已经空旷的酒楼内穿行,叶青带着他左挪右拐,不知跨过多少道门,
掀起多少条帘幕,最后在一张雕刻着精美云纹的红色木门前停下。

  林慕鼻子嗅到了到周围空气中一股浅浅的熏香味,这香气倒是极为醉人,直
让人的意识有种想要离魂升天的感觉。

  叶青伸手在红色木门上轻轻敲了五下,三快两慢,不多时,木门便被一只纤
细白皙的手所打开。

  林慕往前一看,只见开门的是个婢女打扮,身型妖娆长的也算可人的年轻姑
娘,她穿着的宫装领口开的极低,而一对玉乳又颇为傲人,是以嫩白的乳肉露出
大半出来,看起来颇为诱人。

  那年轻姑娘见到敲门的人是叶青,脸上立刻露出高兴的笑来,可目光又扫到
林慕,表情立时变得有些疑虑。

  「兰兰,灵莜姑娘已经睡下了吗?」

  叶青低声问道,他出口的声音刻意压的很低,似乎是怕那灵莜姑娘若是真的
睡下了会吵到她。

  「回叶公子,小姐还未睡下,她今晚一直在等你来,饭都未吃几口,又是弹
琴又是作画的消磨时间,谁知等到深夜了公子还未来,可她还是不肯睡下,刚才
她又画完一幅画,说是要等公子来提提建议呢」

  那名叫兰兰的婢女一口气把话说完,口气中似乎还带着一丝委屈。

  林慕一旁听得有些不知所云,看样子,那名叫灵莜的女子是这叶青的相好,
正等着他这情郎去见他呢,可是,叶青拉上他又是干嘛?

  「我知道了」

  叶青对着兰兰点点头「去和灵莜姑娘说一声,让她准备一下,等会要见客人」

  「是,婢子这就去」

  兰兰茫然看了一眼在叶青身旁安静站立的林慕,脚踩着碎布,胸前巨乳一跳
跳的向屋内走去。

  此时叶青转身在林慕耳边低语道「灵莜姑娘可是风情动人,名动北洛,林兄
可要好好珍惜」

  林慕闻言一愣,好像突然明白了他的所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