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夏 发表于 2018-01-09
作者:知白守黑余月河
字数:5234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一章、君似梦中人(上)

  暮光的余晖仅余一抹在往生池的边缘留恋不舍,昏黄的光在池边陡峭的山崖
顶上勾勒出一个落寞,萧索的青年男子的身影,身影四周是荒芜的枯草,枯草上
有片片梅花般的血迹点缀其间,还有一柄碧色如洗的长剑斜插于地。

  晚风拂弄,不知从何处飘来的一朵白色小花静静地落到长剑的剑脊之上。

  等到苏连召喘息平定的时候,那道如影随形般的身影紧跟着无声的出现在崖
顶之上。

  「当真不肯放过我吗?」

  他看着那追杀自己三千里,却未露出一丝倦容的白衣女子,微弱的声音在风
里摇曳。

  清冷如仙的白衣女子手里提着带血的剑,眼神漠然望着垂死的剑客,精致无
暇的脸上没有丝毫表情,她缓缓开口,声音比冰雪还要刺骨几分「早知如此,何
必当初呢?神王宫铁律不会为任何人而改变,宫主的命令我也不会为你而改变」

  苏连召低下头看着脚下的枯草,无声地笑了笑,嘴角又有一缕鲜血流了下来,
背后便是悬崖边,他已无路可逃,今日恐怕就是自己的死期了。

  可若是此时问他心中是否有后悔二字,他的回答还是会一如往昔——「不悔」

  不悔违抗神王宫万年铁律!不悔为她承担万死罪名!「顾仙子,死在你剑下
也算不折我一世声名,只是烦请你归宫后禀告沐圣女一声…」

  「连召虽死不悔!」

  声音清越如山石,带着他的决心在空旷的崖顶扩散开来,直传到数百丈之外。

  那斜插于地的碧色长剑发出了一声似是不甘的清吟。

  听到这一句话后,一直面无表情的白衣剑仙终于有所动容,她轻蔑的笑了笑,
手持三尺寒剑向前一步,气势在陡然间变得凌厉不已「苏连召,你未免有些太看
的起自己了,你悔与不悔,与圣女都无任何作用」

  「是吗?」

  苏连召的笑意在瞬间布满了眼睛,可说出口的话却冷硬如铁「可惜上天只给
我一世可活,若有来生,我必将踏碎神钦老儿的头颅,把那万年铁律化为齑粉!
还有神王宫,我也要把它毁得干干净净!哈哈哈哈…」

  他在风中大笑,笑声痴狂又哀婉。

  笑声还在崖间回荡,他突的拔出斜插于地的碧色长剑,转身跃下山崖。

  他在大笑间突然改变了想法「与其死在神王宫冷冰冰的剑下,倒不如将身躯
葬入青山绿水中」

  「无知狂徒…」

  话还未说出口,白衣女子见到此景,立时清喝一声,所持寒剑脱手而出,如
白色迅光般穿透苏连召下落的身体,随后又转回到她手中。

  这一剑足够把重伤的苏连召彻底抹去生机,可她仍有些不放心,踏起身姿飘
到崖边往下看去,只见苏连召的身体如断线纸鸢般坠入传说中入水即没的往生池,
在惊起一柱水波后失去了踪迹。

  她凝视片刻,见那水面彻底没了一丝动静后从怀中掏出一张纯白的手帕,葱
白玉手捏着手帕轻轻地将剑上沾染的血迹拭去,随后转身消失在冷清的风里。

  千万年来,任何落入往生池的人还没有一个能活得出来。

  苏连召被那柄仙剑贯穿身体的瞬间,周围的世界仿佛也被无尽的黑暗所吞没,
三息后,他的身体被往生池的池水所包围,一点一点缓缓向着池底的深渊沉去,
传说中世间最幽深寂静的地方,在此刻,终于又有人相伴了。

  沉落间,他做了一场悠长又凄凉的梦,梦的内容不是天马行空的想象,而是
一点一滴的回忆。

  十一岁那年在家乡附近某处山洞中拾得一枚发黄的道简,由此迈入修道之路,
十五岁时被碧落剑宫选为亲传弟子,尔后五年破八境,十年入通玄,三十岁时即
被召入浮屿神王宫,那时他的名声在修真界一时无两,各大宗派盛传他的天资,
他也被誉为青年一代的魁首。

  直到在神王宫的升仙台上遇见当时还是候补圣女的沐红莲之前,他都一直确
信,成道飞升对他而言,不过如探囊取物一般。

  他终究还是太自负了,忘了修士还有如天堑一般的心劫要渡。

  那第一劫,是为情。

  尘世凡夫俗子们无法得知爱意的来源,只能兀自空叹一句:情不知所起,一
往而深。

  可他虽为修士,亦不知情念因何而起。

  他只知道,在凝视完那颗如琥珀般清澈的眼眸后,回过神来,已经无法自拔。

  初闻不识曲中味,再听已是曲中人。

  五十年光阴,步履匆匆,他的道行止步通玄,再没前进一步,毫无意外的从
天之骄子跌落凡间,四周尽是鄙夷与叹息。

  可他一直没有选择放下。

  五十年唯一的收获,是与沐红莲在观潮阁相伴论道的那些日夜。

  观潮阁在浮屿最高的山上,阁外无边云气蒸腾,起如浪潮,那时她一袭绯红
莲衣,娇俏而立,圣洁不可攀,无暇的脸庞只要有一丝表情变化便能令他迷醉不
已,而每当云潮大做,他和她便会在阁中静静守着红烛,一边看着云潮一边谈天
说地,彼此间的低语总能直抵各自的心扉。

  那些日子,似乎随意剪下一段光影,便可吟诵成诗,可是最后,一切都只剩
薄凉余烬可堪追寻。

  神王宫有万年铁律,便是再圣洁的仙子,也要被无情堕入凡间,受情欲双劫,
方可继承宫主之位。

  他怎能忍心让无知世人亵渎她完美无瑕的身体?还未来得及告知她,他便提
剑偷偷潜入灵丹阁,毁去每位圣女下届前都要服用的忘情丹,随后逃亡下界。

  此举果然阻止了她下界的时间,却也让宫主神钦大怒,知微境剑仙顾如歆奉
命下界追杀于他,他亡命三千里,终究还是在往生池边的断崖上被逼到无路可逃。

  忘情丹十年方能炼成一颗,他舍命毁去仅余的一颗,如此想来,已为她赢得
了整整十年时间,应是足够她奋力摆脱宿命了吧。

  可若是不够,他也只能在黄泉中为她默默祈祷,期望那凡间浊人,能少脏一
点她的身子…初时还是温馨的梦境,后面却越来越冷,到最后被一抹剑光彻底抹
散。

  无尽又深邃的黑暗把所有的记忆全部吞没,苏连召彻底失去意识,身体在深
渊中不断下沉,鲜红的血从胸腹间的伤口处源源不断的流出,在水中划出一条触
目惊心的红线。

  那红线似如今生的缘分,越来越淡,越来越薄,最后凭空折断。

  他的脸早已失去了所有血色,只有一丝若有若无的微笑仍旧挂在嘴角…这样
下沉,下沉,不停地下沉,深渊仿佛永无止境,苏连召也仿佛永远到达不了终点。

  …………

  夜色轻薄如纱,一轮泛着淡淡红光的明月高高悬挂在天空之上,俯瞰着尘世
起伏,沧海桑田。

  明月下,是广袤无边的青翠森林和蜿蜒起伏的山丘沟壑。

  这里位于万里群山中,凡间变动的余波数千年来一直很少波及到这里,是以
这处寂静的风景早就寂寞不堪。

  一道道微风不时从林间穿过,叶子便在风过时随之摇摆。

  阵阵微风却有处避之不见的地方,那是一处方圆数十丈的清澈碧潭,在松林
间遗世独立,宛如仙人不小心掉落凡间的明镜。

  潭面波光粼粼,倒映着皎洁的明月,盛满了清冷的月光。

  此刻,一位冰肌玉骨的秀美少女正在水中沐浴,尽管是在夜间,可月光太亮,
太白,少女姣好的容颜和赤裸的身躯能清晰的倒映在潭面之上。

  她看上去只有十六七岁,眉眼如画,红唇娇媚,宛如化不开的一点朱砂。

  气质则如幽兰般淡雅,清寒月光覆满她裸露在水面外的身体,她整个人就像
不食烟火的月中仙子。

  披散的长发夹着点点水珠,反射出朦朦胧胧的光芒,少女的纤手此时正半握
着胸前一对与年龄绝不相符的肥嫩香乳,她上下摇了摇,脸上不禁露出惆怅般的
表情,小声埋怨道「又长大了不少,以后再和阿姐们一起洗澡,恐怕又要被嘲笑
了」

  她咬着嘴唇,一脸不高兴,一想到阿姐们逗弄她胸前乳球时夸张的笑脸,便
觉有些难以为情,于是生气地去挤那对令她生烦的乳球,可乳球太大,像半圆的
小西瓜,她用力去挤却也挤不下去,而一松手,那乳球似是不满般的在水面反弹
出一道水花来,把她脱尘出俗的脸蛋都溅花了。

  少女瞬间失去了沐浴的兴致,气鼓鼓地张开手臂,轻蹬玉足,向潭边划去。

  未曾料想,刚划到离岸边还有一丈远的地方,少女身旁的水面忽然浮上了一
具衣衫褴褛的男子身体来,少女被吓了一跳,面色惊慌地护住胸前傲人的巨乳,
在水中退了一步。

  她正觉惊慌无措,可半晌那男子也没露出一丝动静来,只是面朝着天空紧闭
着眼静静地仰在水面上,少女观察了一会,觉得这男子不像是偷窥的淫邪之徒,
倒像是不小心溺水的旅人,便轻巧游了过去。

  这是一张青年男子的脸,脸色极为苍白,无一丝血色,眼眸紧闭,似是陷入
了沉沉梦中。

  他的容貌很是好看,如雕刻般五官分明,带着放荡不拘的气质,破损的衣衫
外透出他身上肌肉的线条,给人一种充满了力量的感觉。

  不知何故,男子身上衣衫的胸腹处破开了一道极大的口子,少女凑过臻首,
透过那道口子往里看去,发现里面竟是一道触目惊心的剑伤。

  剑伤很长很深,贯穿了男子整个腹部,伤口处的皮肤向外翻卷,露出里面狰
狞的血肉。

  她惊讶的瞪着眼睛,看着男子那张苍白俊秀的脸,实在有些好奇这男子的来
历,又是如何受了这么重的伤。

  她们村寨所在的这处山林远隔尘世,已经很久没有外人出现了,这处碧潭被
村人叫做镜潭,除了她们村寨的人知晓位置,附近的其它村寨都不知情,这人为
何会突然诡异的出现在这潭中呢?虽然心中疑惑不浅,但少女却抓不着一丝头绪
来,况且尚不知这人现在是死是活,他若还活着,也许等他醒来后便能知道答案
了吧。

  少女于是伸出修长的手去探男子的鼻息,惊喜的发现似乎还余微弱的一点,
于是急忙拉住他的衣领,一边游着一边把他拖上岸。

  少女不会医术,村寨中向来只有负责祭祀的巫师才懂得一些,而她这次出门
采集来到的这处寒潭,离村寨足有数十里,她一柔弱少女没什么力气,自然无法
将这么大的一个男人带回村寨,而若是回去找巫师的话,恐怕以男子微弱的呼吸
根本坚持不了那么久。

  少女愁眉不展,她生性善良,实在不愿一条生命便在眼前活活消逝。

  坐在潭边草地上思虑了一会,她突的想起了自己白日里所采的一株发着紫光
的不知名灵花,虽然不知那花有何用途,但它既然有异象,便肯定有不凡之处,
没准会有意想不到的作用。

  不如便用那紫花试一试吧,少女想法已定,飞奔向林下自己所放药草的地方,
蹲下身子细细搜寻了一会,果然从一堆药草中找到了那株发着紫光的花,她脸上
立刻露出欣喜的笑容,站起身子,便欲过去给躺在河边人事不省的男子服下。

  便在这时,她才恍然发觉,自己竟一直是赤身裸体。

  白昼的温度已经散去了大半,夜晚的风带着丝丝缕缕的轻寒,少女整个身体
都沐浴在皎洁的月光下,身姿比刚才在水下更能完美的展现出来,盈盈一握的纤
腰,修长笔直的玉腿,硕大诱人的玉乳,还有玲珑剔透,似比月色还要白上几分
的光滑皮肤,实在是绝美无比。

  她羞涩地吐了吐舌头,脸颊浮出一抹好看的红晕来,心里想到「好在那人现
在正意识昏迷,看不见自己的身体,要不然真有些羞人呢」

  现在还是救人要紧,她无暇去管放在数丈远外褪下的衣服,匆匆地奔向男子
躺着的潭边草地。

  小巧柔嫩的赤足踩过林下枯干的树枝,发出清脆的响声,胸前硕大的乳房在
跑动间左右晃动不止,乳波摇曳,仿佛湖面投下一颗石子。

  不过一会,少女喘着气在男子身前停下,她弯下柳枝般柔软的纤腰,将紫色
药草在手心研磨成汁,随后滴在男子腰腹的伤口上,涂满之后还剩下一些,她将
其滴在男子发白的嘴唇中。

  虽然不知这个办法有没有用,但做完这一切已经是足够尽力了。

  她捋了捋已经风干的额前墨发,看着毫无动静的男子身躯,抿着唇想了想,
转身跪在地上,对着南方不远处的一座山峰双手合十,虔诚的闭目祈祷道「无所
不能的我主,请聆听您最忠心仆人的呼唤…」

  …

  纯粹的黑暗中,一点猩红的光渐渐亮起,伴着那点红光,黑暗中响起无数男
人女人凄厉的苦嚎,像是地狱的恶鬼在渴望新鲜的血肉。

  红光吞噬着黑暗,苦嚎声越来越大,恶鬼似乎快要从黑暗中伸出利爪,露出
狰狞的面孔。

  一面紫光做成的结界在黑暗中突然亮起,挡住了红光的来袭。

  苏连召朦朦胧胧间听见一阵晦涩难懂的低语,黑暗中的红光被那声音搅碎,
他微微睁开眼,看见天上一轮明月正与他对视。

  「黄泉也有月亮吗?」

  破碎的意识还未完全汇聚,这竟是脑海涌现的第一想法。

  下一秒,他发现自己仿佛被人抽干了全身的骨髓,连动动手指的力气都没有,
只是胸腹间有股暖流不停地流动,流到哪,哪里都会通泰许多。

  「这是…」

  耳边有风声和叶鸣,不过最清晰的还是某个女子喋喋不休的低语,他轻嗅一
下,闻到空气中一股清新的水味。

  身下枕着一层柔软,好像自己正躺在某处河边浅滩的草地上。

  苏连召四肢无法动弹,只有眼珠可以转动,他看向低语的来源,目光看到一
个赤裸跪地,闭目祈祷的少女,他的视线只能看到少女的半边身子,却也足够惊
叹她的美。

  她的侧脸柔和宁静,在月光下泛着圣洁的光彩,秀鼻小巧玲珑,呈一道完美
的弧线,一绺青丝沿着脸颊垂落,落到胸前的硕大的乳房上,遮住了末端那点嫣
红。

  苏连召的眼睛颤动了一下,但心里的疑惑驱使着他尽力去听少女低语的内容,
他发现,少女似乎是在向某个天神祈祷。

  「忧怜我主,化凡奴灾厄,去一切苦难,得往生净土…」

  苏连召听到那往生两字,脑中的意识仿佛被一根线连接起来,他忽然在浑噩
的记忆捡拾起一块重要的拼图。

  「我…我不是落入到往生池的深渊中了吗,怎么会在这?」

  「深渊的终点,难道是另一个世界吗?这个少女又是谁呢?」

  …

  疑惑实在太多,他脑子乱成一股麻。

  这时,少女的低语停下了,她睁开眼,微微吐了口气,转过臻首,一双明眸
正与苏连召的目光不期而遇。